第1章 律政界的新女神

沈檬扯着嘴角,一边跟着他上车,一边学那几个女人:“哇,季总今天穿的风衣是纪梵希新款吗?好酷!他到底什么时候跟他老婆离婚啊?”

“好你个季凉川,别跟我来律师那一套,你都是从我这儿学的!”沈檬愤愤道。

姜一菲说着又要哭起来:“还心平气和地谈?我现在连他的人影都见不着,上哪儿跟他谈去?自从有了孩子,他就对我冷冷淡淡的,这分明就是家庭冷暴嘛,我还不上法院告他?!”

沈檬一阵头疼,连忙过去拉住女人说:“周太太,你别冲动啊!这是钢化玻璃……打不开的……”

“那你们夫妻俩有没有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过,问问他为什么总不回家?是不是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沈檬企图先用和解的方式开导姜一菲。

闻言,沈檬的心“咯噔”一跳,不是吧!她怎么好像看到了她惨淡的未来啊?

“说吧,谁欺负你了?”季凉川身穿一袭黑色风衣,扣子都没扣好,就紧紧地抱住她,开始每日的调戏工作。

不要脸啊!不要脸啊!

她还没等到季凉川的回复,迎面却看到了刚好走过来的贺总。自从她和季凉川复婚后,这老东西又开始对她献殷勤,殷勤过度得有时候她都想辞职了,要不是因为翔日是天域的专属律师团,她真的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贺总将一份档案袋递到她手上,满脸堆笑:“沈檬啊,这是公司最新接到的案子,这原告可是个‘土豪’啊,合作条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所追回的经济损失的百分之二十将作为律师代理费。你看,我谁都没给,就留着给你呢。”

对面的女人把沈檬昨天才从超市买的一大包纸巾刚好用完,然后继续哭诉:“沈律师,这官司我打定了!你一定要帮我做主啊!他这根本就是抛妻弃子!他没钱的时候我跟他过苦日子,现在公司发展好了,我们又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可没想到,他对我们母女俩不闻不问!要是你不帮我,我……我就不活了!”

那边的人轻轻一笑。

看看时间刚好到了下班时间,她一边背着包走到电梯口,一边给季凉川发短:“少爷,用不用等你一起回啊?”

沈檬一笑:“不好意思啊,刚刚遇到了一个讨厌的人,就把你的短信给忽略了。我在停车场等你?”

“明明是我本来就各方面都略知一二。”

沈檬冷冷一笑,又换上温和的笑脸说:“贺总,我这个人呢,平时不好给别人打小报告,也不好在别人面前说好话,您那点心思就别浪费在我身上了哈!”

季凉川一脸无辜:“与我无关。”

“你不能因为她们提到‘季总’就觉得她们说的一定是我,是不是?每天穿纪梵希的已婚男士也很多,是不是?”季凉川一边开车,一边淡淡地笑着。

“嗯?谁会让你这么讨厌,居然让你把我给忘了?我去会会他。”

“啊?那她现在怎么样了?没事吧?”张美依立刻慌了神。

她扒拉开季凉川的魔爪,阴森森地扭头一笑:“没什么,我刚才经过休息室,听见里面有几个女人在议论你。”

“别闹了你,都多大的人了,到底要不要我等你啊?”

“好的好的,总之我表姐的案子就交给你了,你用点心啊亲的。好了,先不说了,我去帮我爸忙工作了啊!”

“这样吧,你给我一个你先生的联系方式,我这几天找他谈谈?”沈檬道。

“怎么不回我短信?”那边的人声音里还带着点抱怨。

季凉川含笑的目光立刻向远方的车子,他拉着沈檬的手问:“今晚吃什么?咱们带闹闹去超市逛逛?”

季凉川用那妖孽的四十五度完美侧脸对着她如春风拂柳般一笑,吐出句话:“我哪能跟我老婆抢饭碗?大逆不道。”

她就知道他鄙视她各方面都不如他!姜一菲的话真是给她敲了一记警钟。沈檬赌气一般扭过头,心里却暗自思忖着,虽然一直有某个想法,但她毕竟有了小闹闹,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算了,还是等她和她家小红豆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吧!

沈檬是不喜欢借着自己的身份让别人难堪的,更何况贺总那个人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论经验和专业知识,当天域律师团的老总实在再合适不过了,她也希望能有这么一个人来给天域助阵并保护好天域。想到这里,她自认为嫁给季凉川之后,自己还是变得比较会顾全大局了。

你就给我转移话题吧你!

等气冲冲地走到停车场后,她才震惊地发现一个问题,她把她老公给忘了!

“我压根就没说我不接啊!周太太,你先坐下来冷静一下,你这样寻死寻活的,我没办法了解案件情况还怎么帮你打官司啊?”沈檬急得一头汗,她到底什么时候说过不接了啊?

说着她刚要走,贺总又绕过去拦住她说:“同时接两件案子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啊!别的律师想抢这个案子我都不给呢!”

“结婚这么久我才发现,当一个全职太太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就算男人当初说的誓言多好听都不能信,什么‘我在外负责赚钱养家,你在家天天负责貌美如花’,根本就是放屁!你要是没有自己的事业,男人根本就看不上你!就算你给他生了孩子又怎样?”

那女人满脸泪痕地转过头看着沈檬说:“美依说你是她的好朋友我才来找你的,你不能不管我!这案子你到底接还是不接?”

说着,对面的女人站起来就跑到沈檬办公室的窗口,作势要开窗直接这么下去。

“好吧,快去吧。”

“现在没事了,我跟她要了你姐夫的电话,明天我约他出来谈谈,先看看能不能和解吧。”沈檬叹了口气。

沈檬刚送走姜一菲,张美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连忙问情况:“怎么样了?我表姐都跟你说了?”

“哎哟,姑奶奶啊!你表姐的性格怎么跟你差那么多啊?说着说着就要寻死,可吓死我了!幸好是钢化玻璃,她要是真跳下去了,我这儿可就成命案现场了。”沈檬抱怨道。

那姜一菲这才冷静下来,重新坐在椅子上,又打开了一包新的纸巾……

“什么叫与你无关啊?她们说的不是你啊?”

姜一菲的这句话又让沈檬心头一震,自从有了小闹闹,她生怕秀云照顾得不好,还真有过在家当全职太太的打算,幸好……这么不成熟的思想没有暴露在闹闹他爹面前……

姜一菲看了她一眼:“也好,你去问问他吧。”

“那要不这样,你把总经理职位辞了,来跟我们混律师界吧?有姐姐带你,你不用怕被同行排挤哈!”沈檬伸出小白手拍了拍季凉川的肩膀,笑嘻嘻地道。

沈檬还没等到回复,身后忽然一股猛力把她拥紧。她一愣,身后人的下巴就搁在她的肩膀上,然后他在她耳边轻轻吹了口气,整得她浑身酥软。

看着贺总那一脸虚假的笑容,沈檬顿时觉得反胃,笑眯眯地回道:“不好意思啊,贺总,我最近接了一个朋友的案子,实在分不过神来,您还是把案子给别人吧。”

“自从我有了孩子,身材完全走了样,气色也大不如从前了,没想到,他非但不照顾我的心情,还对我越来越冷淡,以前总说公司忙,很晚才回家……现在……现在他根本就不回家了啊!你说他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啊?”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直接按了一楼。

正想着,季凉川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沈檬立刻接听:“喂?”

加载中…